首页
> 政务公开 > 党务党建 > 文化生活
心中的红色足迹
发布日期: 2017-10-25 字号:[ ]

(作者张宜祥,市www.43400.com副局长、党组成员

问起爷爷当兵的事来,79岁的父亲顿时来了精神,他清晰地记得爷爷参军的情景。1946年初冬,我的家乡泗水南部山区已经解放。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,为保卫胜利果实,乡亲们踊跃参军。37岁的爷爷告别妻儿老小,一走就是三个年头,不知音信。直到淮海战役胜利后,1949年的春天,爷爷所在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,爷爷年龄大又患严重的胃病复员回家,县里一次性给他发了400斤谷子的复员粮。父亲和本家的令义大伯带着爷爷的军人复员证和介绍信,用了一天的时间赶着牛车把复员粮从县城拉回家。一家老小终于团聚了,分享了胜利的喜悦。奶奶将爷爷的军人复员证珍藏起来,并对父亲说,这是爷爷的功劳,可不能丢了。

爷爷参军的三年里,随部队转战南北。淮海战役第一阶段,碾庄战役打响后,为隔断国民党黄百韬兵团退路,他所在的华东野战军第七纵队担负阻击打援任务,阻击徐州方向来敌,与增援敌军展开拉锯战。敌军美式装备,又有飞机和大炮支援,我军打阻击战十分困难。夜幕降临时,我军在满是石头的小山上构建防御工事。但第二天天亮后,国民党军队步兵还未组织进攻,我军的防御工事就被敌人猛烈的炮火摧毁。爷爷是炊事兵,常常冒着枪林弹雨,踩着血迹上阵地给战友们送饭,走过的土路上到处是鲜红的血水。胜利来之不易啊!能活着回来,过上安稳的日子,他很知足了。在我眼里,他就是一位慈祥又善良的老人。

爷爷回家后,村干部动员父亲上学读书。爷爷却不同意,还指望他帮忙种地养家呢。父亲从十多岁就跟着大人学种地,操持一家人的生计。说起当兵的往事,父亲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。具体日期记不清了,只记得到部队后才过的1959年阳历年。他入伍后,政治思想进步,军事训练刻苦。1959年部队组织实弹射击比武时,他一举夺魁,成为全师的射击标兵。年底被评为“五好战士”,并担任了班长。爷爷奶奶收到了部队寄来的喜报,成为全家的光荣。1960年10月,他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

让父亲最难忘的,就是他所在部队密秘开拔福建前线。1962年,国家刚刚经受三年自然灾害,中印边境局势十分紧张,蒋介石趁机公开叫嚣反攻大陆。中央军委于1962年5月间向全军发出紧急指示。6月10日,中共中央发出准备粉碎国民党军队窜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,解放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,调动部队集结福建沿海地区。父亲那年已超期服役,他所在部队奉命前往,他们从山东莱阳坐闷罐火车,经六天六夜到达江西上饶,又经三天三夜的徒步行军,到了古田县大桥公社,部队才驻扎下来。

6月的南方,阴雨连绵,闷热潮湿,山路泥泞。部队官兵全副武装,日夜负重前行,每天行军40公里以上。每个战士不仅背着背包和步枪,还携带4颗手榴弹、1公斤盐和1个干粮袋。他们连续长途跋涉,脚底板上磨出许多血泡。如果把血泡简单地弄破,血泡还会再充血,老茧子磨掉露出血肉走起路来更疼痛。父亲和战友们想出一个好办法,就是用针先刺破血泡,再拔一根头发顺着针眼穿过,让头发留在血泡里来回运动,血水顺着头发自动流出来,脚上的老茧子也保留下来,这样走起路来就不疼了。父亲和战友们胜利到达目的地,全班没有一个战士掉队。为此,部队给他记了一次三等功。

由于毛主席指挥若定,全国军民团结备战,蒋介石未敢轻举妄动。同年11月,父亲所在部队开往江西省玉山县,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实弹演习。年底部队返程,在莱阳军营过了一个安定祥和的春节。1964年2月,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他所热爱的部队光荣退伍。

讲着当兵的故事,父亲深情地说,“我当兵真没有当够,要是有文化还能多干几年。所以,我知道,文化有用处,就让你们兄弟三个都上学,希望你们长大了当兵,年轻人在部队锻炼锻炼有好处。你看,你当上了兵,还干了20多年,多好啊!”

我小时候,望着玻璃相框里父亲和战友的戎装照片格外出神,非常崇敬他们,当兵的种子在心里扎了根。上初中一年级时,我在《我的理想》那篇作文里,写下了长大后要参军保卫祖国,当一名机智勇敢的解放军战士。但我参军的路,并不顺利,可谓一波三折。我读高一时,空军来学校招收飞行员。我和同学们踊跃报名,到了县医院体检时却被涮了下来。1984年我高中毕业,高考预选落榜,但我的理想还在,我要当兵去,父亲很支持我的想法。可是,我连续两年报名参军,由于心情紧张,体检时血压高未能如愿。直到1986年10月我再次报名参军,经过严格体检,顺利过关。我在县城换上军装,背起背包,告别送行的亲人,乘汽车、坐火车,经过三天两夜的长途奔波,终于踏进大西北的第二炮兵某基地农场。

农场周围是戈壁沙滩,茫茫的沙丘和盐碱地一望无边。住的是低矮的平房,铺满稻草的土坑;喝的是盐碱水,又苦又咸。面对这样的环境和生活条件,一些新战友很不适应。当兵是我孜孜以求的梦想,既来之,则安之。经过三个月的新兵学习训练,军人的责任落在了双肩。新兵下连时,我分到了农场一队,从事农业生产工作,很快适应了部队农场生活。

我相信父亲的话,部队里需要有文化的人。入伍时,我把高中课本悄悄地装进行李包。我两年的战士生活过得紧张又充实,白天积极参加学习训练劳动,晚上利用闲暇时间看书复习高中课程,默默地编织那绿色的梦。那绿色的梦像灿烂的阳光,驱散我心中的迷茫,照亮我前进的方向。

机会偏爱有准备的人。从军二十五年,我入了团,圆了军校梦,加入了党组织。从偏远的部队农场到基地机关,历任多个工作岗位,由一名农村青年成长为正团职军官,超过了父亲当兵时想干到营长的梦想。父亲的愿望在我身上得到了实现,他感到很满意。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担当。人民军队的光辉历程,铺就了人间正道。我们一家三代人都有人民军队中的一员,我们一家人对人民军队的浓浓情结,深深地埋在了心里。如今,父亲与我谈论最多的话题,还是当兵的故事和那绿色的梦。

(原载2017年10月20日《济宁日报》文化周末)

[返回顶部] 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